「偶然與想像」之間,「在車上」聽見無聲的救贖。

柴郡貓最近連看了兩部日本電影「偶然與想像」與「在車上」,都是濱田龍介導演的作品,說起來很慚愧,在這之前其實沒看過濱田導演的作品,也對這個名字很陌生,卻在看完這兩部電影之後直接被濱田龍介導演圈粉。


(電影海報:東昊 Andrews Film


2021年底在台灣上映的「偶然與想像」,以三段從偶然發生的短篇集,陳述偶然在生活之中帶來的微小化學效應,可能顛覆你對日常的各種理解與想像。


第壹章的「魔法(也比不上的虛幻)」,場景從在車上的好友閒聊對話展開,卻在零碎的訊息之中發現了彼此不可思議的連結。第貳章到「敞開的大門」透過文學與情慾的曖昧地帶,有點戲謔似的玩弄著真實情感,敞開的是大門、內心,還是誘惑?我最喜歡第叁章的「再一次」,因偶然誤會而認識的陌生人,卻比那些深深放在心裡的舊識更能看見你內心的孤獨與渴求。


濱田導演擅長用大量且繁雜的對話,將隱藏在各種生活場景中的訊息凸顯。電影三段篇章伴隨著舒伯特〈兒時情景〉作品15號第1曲、第7曲,〈森林景象〉作品82第1曲,描繪出日常細瑣裡的細膩光輝,大量看似日常卻巧妙的對話,讓觀影者彷彿完全能沉浸在劇中的角色。



日常生活般赤裸裸的長鏡頭透露著不確定,導演用若有似無的惡趣味鋪陳人生的偶然。或許每個偶然都是想像的接點,進去之後就是另一個人生。以為消失在生命中的人事物卻清楚記得那些微小瞬間,以為忘也忘不掉如此重要的人卻輕易地被陌生人取代。「說不定我們的心,是靠著那個破洞而相連在一起」。



隔不到一個月又去看了已經拿下坎城最佳劇本、金球獎最佳外語等肯定,還闖入奧斯卡最佳影片、最佳導演、最佳國際影片、最佳改編劇本的「在車上」,備受矚目的程度可想而知。



(電影海報:東昊 Andrews Film


在去年看到日本上映的消息就列入必看清單之中的我,其實是因為它是改編自村上春樹的小說短篇集《沒有女人的男人們》,對改編村上春樹的電影總是莫名的有興趣,雖然也不是每一本小說都有研究,但對於村上春樹的小說已具備不可取代的畫面感了,透過電影還可以有什麼樣的呈現這件事十分有興趣。


片長三個小時的「在車上」,讓我的心呈現一種很深沈的不安與躁動,隨著電影中平淡的情緒與鋪陳不斷延長,感覺自己好想要代替角色述說表達,大聲呼喊、用力悲傷。這時候才驚覺濱田導演驚人的劇本與導演功力。



濱口龍介以〈Drive my car〉的故事為藍本,再融入〈雪哈拉莎德〉、〈木野〉部分內容,完成這部三個故事交融的高難度劇本呈現。並刻意透過不同語言的台詞不斷交錯,加深大家聚焦「語言」的力量。最令人折服的是在情緒最高漲的一幕,最需要話語陳述表達情緒的時刻,電影卻用手語表現,大片的沉默跳脫了我們的想像,卻能觸及溝通與傳遞情感的本質,讓人感動不已。很喜歡片中的台詞:


「無論再如何深愛一個人,都不可能完全窺探對方的內心。只能凝視自己,和自己的心和解妥協,找出繼續活下去的勇氣。」


在車上彷彿像是自我對話的空間,經歷過的、折磨著的、不想面對的,都在這個狹小的空間裡不斷想念、不斷糾結,直到有人坐進這台車,注入未曾發現的事實,解構你對這些意義的解讀,被過去的自己所救贖,或許我們才能繼續開著車,往下一個目的地前進。



針對劇情不著墨太多,真心推薦大家可以看看這部電影,好好感受每句台詞的來去,是一部讓人思考好多關於人生的意義。


#在車上 #偶然與想像 #濱口龍介 #濱口竜介 #東昊影業 #映画

閲覧数:151回0件のコメント

最新記事

すべて表示